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吉布提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处

Bureau de l'Économie et du Commerce de l'Ambassade de la République Populaire de Chine en République de Djbouti

首页>商情发布

来源: 类型:

吉财长达瓦莱专访摘要

2021年5月,吉经济、财政与工业部长达瓦莱(Ilyas Moussa Dawaleh)接受了HUMAN VILLAGE的专访,话题涉及若干热点问题,部分内容摘要如下:

记者:吉布提的发展是否被某些因素所阻碍?如何处理来自各方的影响对吉投资的施压?如何维持关系平衡?

达瓦莱:如果您的提问是指维持在吉各国的平衡问题,我想盖莱总统已在就职致辞中给出了回复。维持各国平衡不只是军事方面,而是涉及方方面面,这也是吉布提政府的准则和外交基础。自独立起,我国始终与全球各国维持平衡关系,奉行平衡、中立、开放的政策。吉布提自诩非洲“小瑞士”,各方在吉布提都能充分交流。我国清楚自身红线,相信各合作伙伴也很清楚,因此我们将遵守相互尊重和理解的原则。虽然吉布提在面积和人口方面是个小国,但是保持着独立主权,这是我国在对外关系中坚持的准则。我们始终以国家和人民利益为导向,欢迎各类投资,希望与各合作伙伴建立牢固的合作关系。

记者:但是中国对吉布提的投资,还有土耳其对吉布提的投资,都引起了较大争议。

达瓦莱:虽然中国对吉投资不足十年,但是自吉布提独立、甚至早于非殖民化、在争取独立的过程中,一直都能看到中国的身影。这不仅针对于吉布提,还针对整个非洲。中国来到非洲再来到吉布提,是亚洲乃至全球来到非洲的一部分,这就是为什么这些涉及中国的猜测和妄想对我们而言无关紧要。吉布提政府将依照自身“关于寻求关系平衡”的准则与中国打交道。这些无关总统的领导能力,而是记录在吉布提人民的 DNA 里:我们的原则是始终寻求平衡。我们不会排外,希望吸引更多的中国投资,希望与中国朋友开展更多互动,也希望和美国、欧洲等进行更多交流。

记者:吉布提目前各方面情况如何?

达瓦莱:吉布提一切顺利,选举活动顺利开展,同时在疫情背景下希望能够尽快消除相关不利影响。

记者:港口业发展是否略有下降?

达瓦莱:港口问题主要与埃塞俄比亚交通有关。尽管埃塞俄比亚内部目前遭遇困难,但是依旧保持良好增长,部分局势只是暂时的。

记者:近期吉布提主权财富基金会总经理被撤职的消息令人震惊,引发百姓对基金会命运的担忧。

达瓦莱:主权财富基金会事关吉布提未来,由总统直接监管,基金会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吉布提政府需要对百姓负责。网民对于基金会总经理撤职一事存在诸多疑问,我认为有必要予以澄清,便发布了部分消息。撤职决策是由基金会董事会做出的,并经过了总统的认可。我当时提到了国有企业管理问题。近年来,吉布提政府积极进行国有企业改革,完善企业管理,并设立了一些规章制度。在制定基金会规章时,政府采用了国际最高标准--圣地亚哥原则。

记者:如何看待柏培拉港基础设施建设发展迅速?

达瓦莱:柏培拉港的发展对地区基础设施建设而言是件好事,区域内各国紧密合作有助于创造财富、地区稳定和经济一体化。我们很高兴看到索马里兰港口和码头建设,还有后续的公路建设。我国的港口、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已有百年,积累了丰富经验,甚至一批专家赴外进行技术支援。我们无惧竞争,东非海岸需要海洋基础设施,也需要互联互通。总之我们为邻国发展欣喜,同时吉布提也会在港口建设方面有所发展,并决心保持领导地位。埃塞俄比亚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家,从心理上希望促使海事服务供应商多样化,这种想法是合理的。我们希望区域经济相互渗透,促进经济多样化。目前吉布提经济主要依赖运输业,不利于经济可持续发展。我们希望能够尽快实现经济多元化,促进其他行业发展。

记者:关于城市治理和首都脏乱的形象,政府在这方面失败了吗?

达瓦莱:我相信政府可以做得更好。但是,这完全是政府的责任吗?需要提到的是全国性共识的问题,我们将调动更多资源来改善生活环境,同时需要每个人贡献力量,需要每个人发挥爱国主义和公民精神。吉布提在过去十年发生巨变,建成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基础设施。吉布提将成为区域性和国际性商业中心,在全球范围内吸引投资。这项工作不是政府的专利,是服务于全体吉布提百姓的,也需要大家携手努力。

记者:关于吉布提收取各国驻扎部队的费用问题,众说纷纭。

达瓦莱:虽然各类猜想纷繁,但是你们应该能够去伪存真。国家公开账务显示各国军事基地费用约1.25亿美元,例如法国约3400至3500万美元,美国约6000万美元,中国约2000万美元。因此某些国际媒体提出的数据荒谬至极!希望大家能够从不同角度来看待这一问题。军事基地享有进口免税政策,造成财政收入损失近3亿美元,金额达到政府收取费用的三倍,但是大家对于这一事实知之甚少。

记者:这是否意味着国家在亏本出租,或者说能够从战略地理位置上取得何种好处?

达瓦莱:我不是这个意思。在与各国交往中,政府并非唯利是图。首先我国坚持多边主义和国际合作。我国地处曼德海峡这一全球海洋贸易重要区域,具有敏感性特点,且靠近阿拉伯半岛,每天从曼德海峡通行的货物达百亿美元,约占海洋贸易的 30%。苏伊士运河堵塞的影响等让我们清楚地认识到,维持航道通畅的十分重要。由于曼德海峡地区海盗活动一度盛行、阿拉伯半岛和东非地区恐怖主义活动猖獗,吉布提需要与国际社会密切合作,坚持多边主义。政府不是要把吉布提打造成“军营”,而是要利用好地理位置和历史来维护国际安全,这点值得赞赏。为了回馈对地区乃至全球安全的贡献,我们希望驻扎吉布提的各国朋友帮助吉布提共同发展。军事费用实际上微不足道,远不够解决经济社会发展需求。某些国家在多领域积极推进双边合作,参与国家转型,助力2035愿景;另一些国家则仅仅支付了军事费用。吉布提目标不是要依靠各国基地的租金生活,而是打造物流商业平台,联通欧亚、亚非、阿拉伯半岛与非洲等,实现服务全球化。我们期待各国能够展开更有效且具体的合作,助力财富创造、就业拉动、工业发展。吉布提践行了对国际社会的责任,同时期待各国帮助改善吉布提人民福祉,帮助摆脱疫情影响。在吉布提进行军事驻扎不应该局限在安全层面,而要促进经济社会变革和发展。

(来源:HUMAN VILLAGE 网站)